原来你是阿北啊

有想要一起去slo13的小伙伴吗!!

先tag抱歉,这里淳璎,坐标中传,想找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slo13。想要去买买买,而且甚至想要穿拉文克劳的校服去。有小伙伴一起吗?想一起的话留个评咱们扩企鹅鸭!

这里主要磕的cp有:ggad,福华,盾冬,蝙超蝙,索博……

快来找我呀!


来扩列吗

占tag抱歉,有人想要一起磨ggad吗,今天看了神奇动物2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十分想磨阿布思,有人一起来玩吗~

这里还有很多皮可以选择

如果能扩cp那就更美妙了~

留评我来戳你哦,咱们扩企鹅!


来扩个列鸭

这里淳璎,主欧美国娱原耽现原古原……

cp主要吃友卯,邪簇,启副,福华,麦雷,昊磊,薛晓……

我爱裘花,现在疯狂想入ggad的坑!!!

诚邀您来陪我磨ggad!!!

希望师哥能看看这个傻fufu的丁大少~

另外还希望有昊然哥哥看看这个三石弟弟鸭~

或者是一个吴老板来带鸭梨回家

或者是佛爷来带走小副官

主要是想扩一个左位cp叭,跟你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呦~


来扩列吗

占tag抱歉,这儿有个丁卯想要找师哥磨皮,门牌号1205400753

同时也想扩小伙伴来开脑洞,欢迎来敲门!


大概算是交友叭

占 tag抱歉
有没有吃祖震混语c的小伙伴啊,性感张震在线等蛋妞!咱们来拉角色呀,一起磨皮,一起玩鸭

一个正经的群宣

逸辰大帅比:

这是一个港圈语c群,新群所以空皮很多,先到先得!欢迎所有爱港圈的朋友们加入!cp的话官配拉郎邪教水仙均可,bg bl gl不限,崩皮尽量不要太严重,不拒绝小白但希望您态度端正,欢迎各位爱港圈的朋友们一起玩耍。当然也非常欢迎观众围观。
本群拒绝杠精ky无脑吹,也欢迎各位对香港影视音乐作品的探讨,rps的话不要上升正主。开戏时皮上的争执不要上升到对皮下的人身攻击等等,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希望小窗和平解决,谢谢。
不可重皮,但可开不同时期,欢迎各位语c的新人或是老手一起磨皮,没经验也没关系可以慢慢摸索,港圈语c欢迎您!!!
群里的家辉缺一个古老板,查英缺一个周西宇,张震缺一个吴彦祖,伍世豪缺一个雷洛,洪文刚缺一个监狱长,各位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欢迎加入港圈语C——北极圈欢迎您一起抱团取暖,群聊号码:931840752


占tag致歉。

一个正经的群宣

逸辰大帅比:

这是一个港圈语c群,新群所以空皮很多,先到先得!欢迎所有爱港圈的朋友们加入!cp的话官配拉郎邪教水仙均可,bg bl gl不限,崩皮尽量不要太严重,不拒绝小白但希望您态度端正,欢迎各位爱港圈的朋友们一起玩耍。当然也非常欢迎观众围观。
本群拒绝杠精ky无脑吹,也欢迎各位对香港影视音乐作品的探讨,rps的话不要上升正主。开戏时皮上的争执不要上升到对皮下的人身攻击等等,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希望小窗和平解决,谢谢。
不可重皮,但可开不同时期,欢迎各位语c的新人或是老手一起磨皮,没经验也没关系可以慢慢摸索,港圈语c欢迎您!!!
群里的家辉缺一个古老板,李问缺一个画家,查英缺一个周西宇,张震缺一个吴彦祖,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欢迎加入港圈语C——北极圈欢迎您一起抱团取暖,群聊号码:931840752


占tag致歉。

【邪簇】暗涌(2)

  本文主邪簇
  民国黑帮au
  副cp黑苏,花秀
  @鹿鱼酱√ 文笔太渣接的烂嘤嘤嘤
  附上第一章链接http://revolution905352871.lofter.com/post/1e0a8f02_f000be42
 
  ——
  “吴邪……”

  回国前黎簇不曾接触过任何与道上有关的事务,加上在国外生活的久,消息也并不灵通,因此对吴邪其人其事都陌生的很。不过回想起昨日父亲提到那人时的神态和举止,似是带着几分顾虑。能让离帮的当家人做出如此反应,此人定不简单……

  重回阔别已久的家宅,却无暇追忆过去的点点滴滴。黎簇匆匆吃过了早饭,便忙派人把请柬给送到了吴宅,随着请柬一同带去的还有一瓶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就算黎簇心里再怎样不服不忿,毕竟爽约还是自己有错在先,送些礼物过去实属应该。

  安排妥当晚上宴会的事务,黎簇也有些疲惫,于是便跑去找杨好“叙旧”。一方面自己回来以后还没怎么和好哥说过几句话,另一方面也想打听一些关于吴邪的消息,做到“有备而战”。

   “吴邪啊……这个人的背景有些模糊,传言说他是张启山的徒弟,前几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就冒出来了,是个黑白通吃的狠角色。对了,他最近跟老爷走的有点近,你可得多留点心啊。”说着杨好拍了拍黎簇的肩,后者做作地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心不在焉道:“哎呀,我知道了,那个吴邪,我看就是个纸老虎,连我的好哥都比不上!”

  黎簇虽这么说了,却也不禁对吴邪多了几分顾忌。若是叫黎簇来选择,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和吴邪这种人有任何的接触,但偏偏他还是离帮的少爷,从回国的那一刹开始,他将会被这个身份渐渐剥夺自我。不安,焦虑,甚至是恐惧,此时如潮水般向这个年轻人袭来。今晚的宴会,或许要比想象中的复杂千百倍,却也能为他打开踏入江湖的第一扇大门。

  “这是解雨臣,城里人尽皆知的京剧名角,今晚能够赏脸出席私人宴会并唱上几曲,实属是捧少爷您的场,卖个人情给离帮。”杨精密站在黎簇的身后,时不时上前嘱咐他几句。黎簇一边听着管家所说的种种,一边预设着一会儿见面时的景象,脑子里一团乱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正当黎簇在心里又一遍的默念起那一早就想好的开场白时,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起,宴会另一个主角也来了。杨精密用手肘轻轻怼了怼有些来不及反应,依然坐在座位上的黎簇,示意他站起来。

  黎簇刚刚把思绪硬生生地扯了回来,脸上挂着笑,正准备说出早已准备好的客套话。可那来人刚说的第一句,就让黎簇脑中一片空白。

   “想必你就是我要收的徒弟吧,在下吴邪。人称吴小佛爷。”

【邪簇】暗涌(1)

鹿鱼酱√:

   主邪簇
   副黑苏  花秀
   民国黑帮AU
    @原来你是阿北啊 来,接文吧😎😎
  


      “今儿个可把眼睛睁大了,若看中哪位美女可得跟我说一声,好让我帮着瞧瞧。”
       霍秀秀看着宴厅内形形色色的人,无聊的缩在角落,饶有兴趣的盯着身旁的男人,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促狭地笑着。
       霍秀秀,人如其名,秀外慧中,钟灵毓秀。其父是宋家子弟,并为一处军阀,母氏姓霍,听说是长沙女人当家的霍家。其母将秀秀生下便撒手人寰,秀秀的父亲宋子又感念她的恩情,便让秀秀从母姓。因霍氏生前希望女儿聪明秀美,便起名为秀字,从小便被宋子又捧为掌上明珠,娇俏美丽,行为举止惹人喜爱。
      “劳您引荐。不过要说美女,谁能比得过我眼前的这枝娇花。”男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漫不经心得应着。
      “哪里学得油嘴滑舌,好不真心。”秀秀美眸嗔了他一眼,又悠悠说道,“吴邪哥哥~我两自小玩在一起的情分,你可不要打脸啊~”
       宴会舞厅里,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扭动着腰胯随着音乐舞动。那些落单的年青男女不时将目光投到这个角落,眼含期翼。
      “要跳舞吗?”秀秀听着音乐跃跃欲试。
       吴邪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眼神深不可测,“不了,有点事,你自己玩吧。”
       秀秀也不在意,答应了一位公子哥的邀请,就往舞池走去,临走时留下一句听不真切的话。
      “说起来这宴会明明就是黎家公子的归家宴,怎的主角还没出现~”


       火车站。
       苏万坐在轿车里,看着外面摩肩接踵的人流量,手肘撑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苏家家仆满头大汗地拎着行李箱从人缝里挤出来。
       这家仆名为小豆丁,这当然不是本名,因为人小又机灵,便获此外号。
       “接到了!接到了!”
        苏万听到叫喊,回过神来,将车门打开下车,问那家仆,“小豆丁,你说什么?”
        小豆丁将行李箱放下,喘气道,“少爷,我接到黎家少爷了。”
       苏万往他身后望了望,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并没看到黎簇的身影就问他。
      “你说你接到了黎簇,那他人呢?”
       小豆丁也转头望了望,看到没有人,突然一拍脑袋,“哎哟~我这人―我光顾着向少爷您报姓,把黎家少爷甩到后面了。”
       苏万一听这话就急了,将手掌一把拍到家仆脑袋上,“还不快去找!”
        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
       “不用了,我出来了。”
        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身穿黑色考究的定制西装,眼眸含笑,鼻梁英挺,黑亮垂直的发,光洁白皙的脸庞,刚成年不久还透着些少年的稚气。
       苏万看到他很惊喜,“黎簇!”
       黎簇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苏万,好久不见。”
       苏黎两家是世交,在如今的离帮大佬黎一鸣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就救过当初还是个学生的苏老板的命,从此两家交往密切,两人互相扶持一步一步到如今的成就,到后娶妻生子时,两家还约定若是一男一女就订娃娃亲,若是两女娃就做手帕交,若是两男娃就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上了车,黎簇随意地在后座一摊,感叹,“舒服~”
        苏万有些好笑,从前面转过头来问他,“怎么样?还是国内好吧?”
       黎簇坐起身来,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一样,不一样的好。”
       对,各有各的好,再说当初自己出国不是因为环境,而是不想面对自己的父亲,如今也长大了,是该回来了。
       “对了,你不是说昨儿个就坐船到的吗,怎么就改火车了?”
        黎簇听到苏万的疑问回过神来,换了个姿势窝着,“唔,上了北平一趟。”
       苏万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阿姨还好吧?”
      黎簇眼神有些怀念,“挺好的,她这样挺好的。”
      黎簇的父母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和离了,因为黎簇的母亲发现黎簇的父亲在外面有个人,后来不知道怎么疯了,被北平的娘家接回去疗养

      自从母亲走后,黎簇越发被父亲严加管教,他受不了,在十二岁那年就瞒着家里跟随着学校的少年班去了国外留学。
       苏万突然笑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就不说这些了,叔叔在酒店给你备了宴席,咱们现在可得赶快赶过去。”
       黎簇突然从天窗口站起来,仰臂欢呼,“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谁去管那个老头子,走,百乐门跳舞去――”


     
      黎一鸣在宴会厅里一边应酬一边张望着,嘴上依旧得体的笑心里却暗自着急。离帮的手下从侧门进来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耳语几句,黎一鸣当即沉下脸,暗骂,“小兔崽子。”
       吴邪从旁边走过来,看似关心的问道,“怎么了,黎老板?”
        黎一鸣看着来人,整理了下表情,不好意思的笑笑,“原来是吴小佛爷,哦,也没什么事,只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今天是以他为主角的宴席,结果他一回来就跑去舞厅喝酒,放了这么一堆人的鸽子。”后面越说越着急。
       吴邪装作理解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冷静,“小孩子嘛,玩性总是大的~”
      黎一鸣叹口气,看着楼上的包厢,面色犯愁,“其他人都还好,就是那几位不知该怎么交代。”
       吴邪了然一笑,说,“好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那些老家伙那里我去说。”
       黎一鸣背脊微躬,“拜托吴小佛爷了。”
       吴邪走后,黎一鸣身边的手下问,“老板,这人靠谱吗?”
       黎一鸣意味不明自言自语地说,“他可是吴小佛爷。”
        是的,吴小佛爷。几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子,凭一己之力建起一个帮派,拜张启山张大佛爷为师。后来,吴邪带人血洗了整个上海黑帮,拉拢了几处军阀,他的帮派迅速一跃成为上海第一黑帮,原上海黑帮教父张启山暴毙而亡。道上传说,吴邪是踩着张启山的尸体上位的。


       黎簇从百乐门回来已是凌晨,一推开院门就看到站在大门口候着的杨好。
       他笑着打招呼。
      “好哥,这么晚了还在门口候着,还不睡?”
       杨好走上前跟黎簇来了个拥抱,“黎簇,好久不见,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黎簇抱歉的笑笑。
       杨好又维持着这个姿势,在他耳边低声说,“老爷在书房等着你。”
      黎簇点头表示了解。
      等黎簇上楼,看到从书房出来的管家杨精密,向他打招呼,“杨叔,好久不见,身体可还好?”
       杨精密感激,眼角泛着泪花似感动状,“多谢少爷关心,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伺候好你和老爷是我的职责。”
       黎簇看着他的举动无奈笑笑,走进书房。


       银色的月辉从窗棂洒入爬到书桌旁,黎一鸣坐在那里像一尊雕塑。
       黎簇进去时被吓了一跳,随即又低头唤道,“父亲。”
       黎一鸣“嗯”了一声,继续着手头上的事。
       黎簇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床边的沙发坐下,将腿往茶几上一翘,问道,“叫我干嘛?”
       黎一鸣抬头吩咐等在外面的管家“将少爷关到小黑屋去。”
       黎簇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盯着黎一鸣,“凭什么?”
       黎一鸣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到黎簇面前,递给他一张请帖,“今晚你扔下一群人去舞厅玩乐,给我好好反思,明天将这张请帖让人送给吴小佛爷,你亲自宴请。”说完示意杨精密将人带下去。
        一旁的杨精密手伸向门口,“少爷,请。”
      “哼!”黎簇抽过请帖甩手就走。
       
       黎一鸣独自站在书房里,想着晚上宴会上的谈话。
      “听说最近上海的鸦片生意很热手啊。”吴邪摩挲着袖口说着像是无意中提起的话题。
       黎一鸣不知道他的意思,只能应和,“啊,是的,最近鸦片毒品横行,有些兄弟就折在了这上面,我便约束了下面统统不要接触这类东西。”
       吴邪抬眼打量着黎一鸣,看出他没有说假话,嘴角挂着玩味的笑,站起身用手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临走前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希望黎老板你不要食言啊~”
       “那是当然。”黎一鸣应道。


         黎一鸣看着窗外依旧阴沉的天空,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