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阿北啊

大概算是交友叭

占 tag抱歉
有没有吃祖震混语c的小伙伴啊,性感张震在线等蛋妞!咱们来拉角色呀,一起磨皮,一起玩鸭

一个正经的群宣

逸辰大帅比:

这是一个港圈语c群,新群所以空皮很多,先到先得!欢迎所有爱港圈的朋友们加入!cp的话官配拉郎邪教水仙均可,bg bl gl不限,崩皮尽量不要太严重,不拒绝小白但希望您态度端正,欢迎各位爱港圈的朋友们一起玩耍。当然也非常欢迎观众围观。
本群拒绝杠精ky无脑吹,也欢迎各位对香港影视音乐作品的探讨,rps的话不要上升正主。开戏时皮上的争执不要上升到对皮下的人身攻击等等,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希望小窗和平解决,谢谢。
不可重皮,但可开不同时期,欢迎各位语c的新人或是老手一起磨皮,没经验也没关系可以慢慢摸索,港圈语c欢迎您!!!
群里的家辉缺一个古老板,查英缺一个周西宇,张震缺一个吴彦祖,伍世豪缺一个雷洛,洪文刚缺一个监狱长,各位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欢迎加入港圈语C——北极圈欢迎您一起抱团取暖,群聊号码:931840752


占tag致歉。

一个正经的群宣

逸辰大帅比:

这是一个港圈语c群,新群所以空皮很多,先到先得!欢迎所有爱港圈的朋友们加入!cp的话官配拉郎邪教水仙均可,bg bl gl不限,崩皮尽量不要太严重,不拒绝小白但希望您态度端正,欢迎各位爱港圈的朋友们一起玩耍。当然也非常欢迎观众围观。
本群拒绝杠精ky无脑吹,也欢迎各位对香港影视音乐作品的探讨,rps的话不要上升正主。开戏时皮上的争执不要上升到对皮下的人身攻击等等,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希望小窗和平解决,谢谢。
不可重皮,但可开不同时期,欢迎各位语c的新人或是老手一起磨皮,没经验也没关系可以慢慢摸索,港圈语c欢迎您!!!
群里的家辉缺一个古老板,李问缺一个画家,查英缺一个周西宇,张震缺一个吴彦祖,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欢迎加入港圈语C——北极圈欢迎您一起抱团取暖,群聊号码:931840752


占tag致歉。

【邪簇】暗涌(2)

  本文主邪簇
  民国黑帮au
  副cp黑苏,花秀
  @鹿鱼酱√ 文笔太渣接的烂嘤嘤嘤
  附上第一章链接http://revolution905352871.lofter.com/post/1e0a8f02_f000be42
 
  ——
  “吴邪……”

  回国前黎簇不曾接触过任何与道上有关的事务,加上在国外生活的久,消息也并不灵通,因此对吴邪其人其事都陌生的很。不过回想起昨日父亲提到那人时的神态和举止,似是带着几分顾虑。能让离帮的当家人做出如此反应,此人定不简单……

  重回阔别已久的家宅,却无暇追忆过去的点点滴滴。黎簇匆匆吃过了早饭,便忙派人把请柬给送到了吴宅,随着请柬一同带去的还有一瓶从国外带回来的红酒。就算黎簇心里再怎样不服不忿,毕竟爽约还是自己有错在先,送些礼物过去实属应该。

  安排妥当晚上宴会的事务,黎簇也有些疲惫,于是便跑去找杨好“叙旧”。一方面自己回来以后还没怎么和好哥说过几句话,另一方面也想打听一些关于吴邪的消息,做到“有备而战”。

   “吴邪啊……这个人的背景有些模糊,传言说他是张启山的徒弟,前几年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就冒出来了,是个黑白通吃的狠角色。对了,他最近跟老爷走的有点近,你可得多留点心啊。”说着杨好拍了拍黎簇的肩,后者做作地摆出一副呲牙咧嘴的表情,心不在焉道:“哎呀,我知道了,那个吴邪,我看就是个纸老虎,连我的好哥都比不上!”

  黎簇虽这么说了,却也不禁对吴邪多了几分顾忌。若是叫黎簇来选择,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和吴邪这种人有任何的接触,但偏偏他还是离帮的少爷,从回国的那一刹开始,他将会被这个身份渐渐剥夺自我。不安,焦虑,甚至是恐惧,此时如潮水般向这个年轻人袭来。今晚的宴会,或许要比想象中的复杂千百倍,却也能为他打开踏入江湖的第一扇大门。

  “这是解雨臣,城里人尽皆知的京剧名角,今晚能够赏脸出席私人宴会并唱上几曲,实属是捧少爷您的场,卖个人情给离帮。”杨精密站在黎簇的身后,时不时上前嘱咐他几句。黎簇一边听着管家所说的种种,一边预设着一会儿见面时的景象,脑子里一团乱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正当黎簇在心里又一遍的默念起那一早就想好的开场白时,一阵汽车鸣笛声响起,宴会另一个主角也来了。杨精密用手肘轻轻怼了怼有些来不及反应,依然坐在座位上的黎簇,示意他站起来。

  黎簇刚刚把思绪硬生生地扯了回来,脸上挂着笑,正准备说出早已准备好的客套话。可那来人刚说的第一句,就让黎簇脑中一片空白。

   “想必你就是我要收的徒弟吧,在下吴邪。人称吴小佛爷。”

【邪簇】暗涌(1)

鹿鱼酱√:

   主邪簇
   副黑苏  花秀
   民国黑帮AU
    @原来你是阿北啊 来,接文吧😎😎
  


      “今儿个可把眼睛睁大了,若看中哪位美女可得跟我说一声,好让我帮着瞧瞧。”
       霍秀秀看着宴厅内形形色色的人,无聊的缩在角落,饶有兴趣的盯着身旁的男人,用手肘碰了碰他的胳膊,促狭地笑着。
       霍秀秀,人如其名,秀外慧中,钟灵毓秀。其父是宋家子弟,并为一处军阀,母氏姓霍,听说是长沙女人当家的霍家。其母将秀秀生下便撒手人寰,秀秀的父亲宋子又感念她的恩情,便让秀秀从母姓。因霍氏生前希望女儿聪明秀美,便起名为秀字,从小便被宋子又捧为掌上明珠,娇俏美丽,行为举止惹人喜爱。
      “劳您引荐。不过要说美女,谁能比得过我眼前的这枝娇花。”男人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漫不经心得应着。
      “哪里学得油嘴滑舌,好不真心。”秀秀美眸嗔了他一眼,又悠悠说道,“吴邪哥哥~我两自小玩在一起的情分,你可不要打脸啊~”
       宴会舞厅里,男男女女搂抱在一起,扭动着腰胯随着音乐舞动。那些落单的年青男女不时将目光投到这个角落,眼含期翼。
      “要跳舞吗?”秀秀听着音乐跃跃欲试。
       吴邪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眼神深不可测,“不了,有点事,你自己玩吧。”
       秀秀也不在意,答应了一位公子哥的邀请,就往舞池走去,临走时留下一句听不真切的话。
      “说起来这宴会明明就是黎家公子的归家宴,怎的主角还没出现~”


       火车站。
       苏万坐在轿车里,看着外面摩肩接踵的人流量,手肘撑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苏家家仆满头大汗地拎着行李箱从人缝里挤出来。
       这家仆名为小豆丁,这当然不是本名,因为人小又机灵,便获此外号。
       “接到了!接到了!”
        苏万听到叫喊,回过神来,将车门打开下车,问那家仆,“小豆丁,你说什么?”
        小豆丁将行李箱放下,喘气道,“少爷,我接到黎家少爷了。”
       苏万往他身后望了望,只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并没看到黎簇的身影就问他。
      “你说你接到了黎簇,那他人呢?”
       小豆丁也转头望了望,看到没有人,突然一拍脑袋,“哎哟~我这人―我光顾着向少爷您报姓,把黎家少爷甩到后面了。”
       苏万一听这话就急了,将手掌一把拍到家仆脑袋上,“还不快去找!”
        话音刚落,旁边就传来一个声音。
       “不用了,我出来了。”
        只见一个男人站在那里,身穿黑色考究的定制西装,眼眸含笑,鼻梁英挺,黑亮垂直的发,光洁白皙的脸庞,刚成年不久还透着些少年的稚气。
       苏万看到他很惊喜,“黎簇!”
       黎簇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苏万,好久不见。”
       苏黎两家是世交,在如今的离帮大佬黎一鸣还是个小混混的时候就救过当初还是个学生的苏老板的命,从此两家交往密切,两人互相扶持一步一步到如今的成就,到后娶妻生子时,两家还约定若是一男一女就订娃娃亲,若是两女娃就做手帕交,若是两男娃就做一辈子的好兄弟。
       上了车,黎簇随意地在后座一摊,感叹,“舒服~”
        苏万有些好笑,从前面转过头来问他,“怎么样?还是国内好吧?”
       黎簇坐起身来,认真的想了想,摇了摇头,“不一样,不一样的好。”
       对,各有各的好,再说当初自己出国不是因为环境,而是不想面对自己的父亲,如今也长大了,是该回来了。
       “对了,你不是说昨儿个就坐船到的吗,怎么就改火车了?”
        黎簇听到苏万的疑问回过神来,换了个姿势窝着,“唔,上了北平一趟。”
       苏万听到这话沉默了一会,“阿姨还好吧?”
      黎簇眼神有些怀念,“挺好的,她这样挺好的。”
      黎簇的父母在他七岁的时候就和离了,因为黎簇的母亲发现黎簇的父亲在外面有个人,后来不知道怎么疯了,被北平的娘家接回去疗养

      自从母亲走后,黎簇越发被父亲严加管教,他受不了,在十二岁那年就瞒着家里跟随着学校的少年班去了国外留学。
       苏万突然笑起来,“今天是个好日子,就不说这些了,叔叔在酒店给你备了宴席,咱们现在可得赶快赶过去。”
       黎簇突然从天窗口站起来,仰臂欢呼,“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谁去管那个老头子,走,百乐门跳舞去――”


     
      黎一鸣在宴会厅里一边应酬一边张望着,嘴上依旧得体的笑心里却暗自着急。离帮的手下从侧门进来快步走到他的身边,耳语几句,黎一鸣当即沉下脸,暗骂,“小兔崽子。”
       吴邪从旁边走过来,看似关心的问道,“怎么了,黎老板?”
        黎一鸣看着来人,整理了下表情,不好意思的笑笑,“原来是吴小佛爷,哦,也没什么事,只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今天是以他为主角的宴席,结果他一回来就跑去舞厅喝酒,放了这么一堆人的鸽子。”后面越说越着急。
       吴邪装作理解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示意他冷静,“小孩子嘛,玩性总是大的~”
      黎一鸣叹口气,看着楼上的包厢,面色犯愁,“其他人都还好,就是那几位不知该怎么交代。”
       吴邪了然一笑,说,“好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那些老家伙那里我去说。”
       黎一鸣背脊微躬,“拜托吴小佛爷了。”
       吴邪走后,黎一鸣身边的手下问,“老板,这人靠谱吗?”
       黎一鸣意味不明自言自语地说,“他可是吴小佛爷。”
        是的,吴小佛爷。几年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无名小子,凭一己之力建起一个帮派,拜张启山张大佛爷为师。后来,吴邪带人血洗了整个上海黑帮,拉拢了几处军阀,他的帮派迅速一跃成为上海第一黑帮,原上海黑帮教父张启山暴毙而亡。道上传说,吴邪是踩着张启山的尸体上位的。


       黎簇从百乐门回来已是凌晨,一推开院门就看到站在大门口候着的杨好。
       他笑着打招呼。
      “好哥,这么晚了还在门口候着,还不睡?”
       杨好走上前跟黎簇来了个拥抱,“黎簇,好久不见,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黎簇抱歉的笑笑。
       杨好又维持着这个姿势,在他耳边低声说,“老爷在书房等着你。”
      黎簇点头表示了解。
      等黎簇上楼,看到从书房出来的管家杨精密,向他打招呼,“杨叔,好久不见,身体可还好?”
       杨精密感激,眼角泛着泪花似感动状,“多谢少爷关心,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伺候好你和老爷是我的职责。”
       黎簇看着他的举动无奈笑笑,走进书房。


       银色的月辉从窗棂洒入爬到书桌旁,黎一鸣坐在那里像一尊雕塑。
       黎簇进去时被吓了一跳,随即又低头唤道,“父亲。”
       黎一鸣“嗯”了一声,继续着手头上的事。
       黎簇也不在意,径直走到床边的沙发坐下,将腿往茶几上一翘,问道,“叫我干嘛?”
       黎一鸣抬头吩咐等在外面的管家“将少爷关到小黑屋去。”
       黎簇腾地一下站起来,眼睛盯着黎一鸣,“凭什么?”
       黎一鸣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起身走到黎簇面前,递给他一张请帖,“今晚你扔下一群人去舞厅玩乐,给我好好反思,明天将这张请帖让人送给吴小佛爷,你亲自宴请。”说完示意杨精密将人带下去。
        一旁的杨精密手伸向门口,“少爷,请。”
      “哼!”黎簇抽过请帖甩手就走。
       
       黎一鸣独自站在书房里,想着晚上宴会上的谈话。
      “听说最近上海的鸦片生意很热手啊。”吴邪摩挲着袖口说着像是无意中提起的话题。
       黎一鸣不知道他的意思,只能应和,“啊,是的,最近鸦片毒品横行,有些兄弟就折在了这上面,我便约束了下面统统不要接触这类东西。”
       吴邪抬眼打量着黎一鸣,看出他没有说假话,嘴角挂着玩味的笑,站起身用手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临走前留下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希望黎老板你不要食言啊~”
       “那是当然。”黎一鸣应道。


         黎一鸣看着窗外依旧阴沉的天空,叹了口气。
      
      


     


    


     
     
      
      


      
     
       
      



     
      
       
     
     

  占tag抱歉,来宣个群
   哈喽,各位小可爱!这里有一个沙海语c群,主网剧版,cp向主邪簇,婉拒瓶邪!其他的随意排列组合即可。
  无审核,不可重皮,剧组角色全开,拟人也可,暂不开时期。
  禁止ky !禁止ky!禁止ky!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不禁小白,但要肯学!禁黄豆颜表,皮下说话请自觉带套。日常可水但要适度,群主要用来磨皮所以对气要求不是很高,不崩的严重即可,另外怕崩可以带套。
  群里已有邪簇黑花,成员们在线等王萌萌,胖爷(来了有云彩哦~),苏万,百岁山……
  再强调一边禁止ky!禁止ky!禁止ky!
欢迎各位大宝贝的加入,爱你们

门牌号: 871187285  欢迎来耍!

【邪簇】吴梨洗冤集(一)

emm,文章名瞎掰的,待定,设定也是我瞎掰的,其实文的内容都是我瞎掰的,但我对邪簇的情感是真的!虐是虐不起来的,可能中间有些冲突会小虐,但一定是he!成亲洞房都安排上!文笔烂但是我能瞎掰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听书多,写文也有点像说书了,希望大家能谅解,毕竟这是一个高考语文班级倒数的可怜孩子【摊手】
能写到哪儿写几章主要看我能瞎掰多久【笑cry】
——————

(一)

  说到断案,唐有狄仁杰,宋有包青天,无不是屡破奇案,传奇事迹流传千古。然而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位吴邪吴小三爷,史书上未曾见过他的姓名。这不是因为此人默默无闻,却是因为由他经手的案子,都有些惊奇诡谲,其办案手法更是奇哉怪也,难以录入史册。要问是什么法子?详细说来,渊源甚是久远,乃是吴家的祖传之法,说上三天三夜也难以介绍的清清楚楚。若是简单来讲,便与通灵之术有些相似。民间口口相传,这位小三爷能与冤魂交流,乃是当朝一大奇人。

  俗话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吴小三爷早年给朝廷办事,身边朋友众多,与其中两人合作更是得心应手。一人名曰张起灵,平时话不多,本事却大的很。另一人人称胖爷,也是个绝佳的帮手。这三人在朝中帮助皇帝解决了不少棘手的事务,官职也越升越高。

  只说这吴小三爷性格怪,别人都是希望自己这官位能芝麻开花节节高,他呢?节节攀升之际却突然玩了个全身而退,跟皇帝请求辞官回乡,过个平头百姓的日子。

  虽说人才难得,但像他这种怪才,皇帝虽然想用,但心里却总有些不踏实。如今他自动来个急流勇退,也是给了皇帝一个解决问题的法子,这皇帝自然也会欣然接受他的请求。表面上千般不舍万般不愿的,可这批准辞官的诏书,却不到一天就下来了。

  只是这诏书中可有一条,走可以,必须得带着宫中一名禁军侍卫走。美其名曰是怕他吴邪吴小三爷曾经得罪过太多权贵,回乡之后会受到报复,但吴邪看的清楚,这只是皇帝多疑,想在他身边安插眼线,以掌握他的一举一动。也罢,自己行的端坐的正,便无需顾虑。再者说身边有个武术高手,平时也能有个照应。如是想来,吴小三爷便接了旨,立刻去了练武场,挑人去了。

  这日晌午,练武场上空荡荡的,不见往日众禁军扛枪操练的身影,只能看到偌大的空地中央站着六七个穿着便服的青年人,神气十足,站得笔直,目视前方,纹丝不动,但却除了队尾那位年轻人。看面相此人年纪不大,身子骨有些单薄,身高却不输前面的众人。模样长得精精神神,可这哈欠却一个劲儿的打个不停,一看就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要说这人找人,怪人也是最欣赏怪人。吴邪刚将这队伍从头到尾观察了一遍,就不假思索的选了队尾这位看起来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的少年。在场的人对于这决定,无不感到惊讶,就连那少年本人,都有些没反应过来,还是等总管将他带到了吴邪面前,才想起来自报姓名。

  “吴大人在此,下官黎簇,听候差遣。”黎簇虽对此人并不感兴趣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但基本的礼貌却还在,就算千般不愿,表面功夫总要做到位。

  “辞了官以后就不是大人了。”吴邪语气轻松地说道,“由此到吴山居,路途遥远,就不要耽搁了。王盟,把准备好的行李交给他,我们即刻启程”

【邪簇】后援团的红豆体—第二弹

  好几天没更的我终于回来了!!!这次是后援团,真•站在第三四五六七八人视角看邪簇。
  后援团大概设定全员单身,这样可以排列组合随意发糖!没错,我就是混乱邪恶😁
  依旧链接走评论!
  今天的大家依然在欺负萌萌

【邪簇】两个比较玄的脑洞

  最近买了本跟风水有关的书,于是突然产生了如下的脑洞就码下来了,私设满满,有兴趣各位太太可以抱走,没人的话如果大家喜欢我就自己下手了(虽然文笔很烂)
  可能过段时间还会把这俩脑洞扩写一下,就把设定再仔细交代交代
  突然在脑子里形成的脑洞,不知道有没有跟人家撞梗……要是撞上了,真的有缘
————————脑洞如下————————
1.现代:吴邪是个蛊师,他的师父去世前就告诉他他们这一支的蛊师都被下了诅咒,要破咒秘密就在一本古籍中,于是吴邪便打算破解这个诅咒。他搭档一位风水术士合作找一个罗盘(找到古籍的重要工具之一),然而一次意外搭档死了,他的魂魄附在了刚好在附近的体质特殊的黎簇身上,于是吴邪便找到黎簇,与其共同破局,这期间两人感情不断升温
2.古风:吴邪乃当朝最有名气的民间断案师,依靠一些玄学通灵之术,办案几乎不会出现半点差错。于是皇帝便邀请吴邪入朝为官,为他重修府邸吴山居,在附近建起陈冤阁用来办公,并安排一名护卫贴身保护他的安全,同时也要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禁军们纷纷争抢这个名额,但是一直混在禁军队伍里,不思进取的黎簇却不以为意。这天吴邪亲自来挑选护卫,便觉得这小孩儿有意思(体质特殊),于是选中了黎簇。接下来就是查案产生冲突化解在一起

【邪簇】同居梗红豆体-第二弹

  说日更就日更,在我的世界里我们邪簇就要这样甜甜甜!!!!
  这里还是学生簇的设定,有些地方可能会有疏漏,还请原谅
  另外,以后的更新还想加点私货,我真的很想怜爱萌萌,所以十分想加黑盟……希望大家不会介意
  依旧地址走评论